免费论文查重: 大雅 万方 维普 turnitin paperpass

阐述从文学文体学角度谈小说对话翻译

最后更新时间:2022-3-3 作者:用户投稿原创标记本站原创 点赞:5047 浏览:13163
论文导读:
摘 要: 本文结合《还乡》三译本中的对话实例,从文学文体学角度谈了小说对话的艺术效果。文学文体学的理论为研究小说对话翻译提供了有益思路,从词汇、句法、修辞等层面研究小说对话翻译,进行译本赏析作用重大。
关键词: 文学文体学 小说对话 艺术效果 翻译
对话是小说语言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关于人物话语的研究早在古希腊时期就有人从文学文体学角度谈小说对话的翻译论文资料由论文网www.7ctime.com提供,转载请保留地址.注意。在柏拉图的《共和国》第三卷中,苏格拉底区分了“模仿”和“讲述”这两种方式,其中“摹仿”就是人物间的直接对话。英国文体学家利奇和肖特在《小说文体论》一书中指出:“对小说中人物对话的分析有助于我们对更高层次的作者和读者间‘对话’的理解”(Leech,G.N.& Short,M.H.2001:288)。对话在小说中能起到塑造人物形象、描写客观环境、推动情节发展的艺术效果,成为小说风格承载的重要载体。风格的传达,是文学翻译中最敏感而又最复杂的理由之一(许钧,1992:174)。小说翻译中,对对话语言翻译的成功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翻译这个“传达”过程是否“完好无损”。

目前,哈代的《还乡》总共有七个全译本,本文选取其中影响较大的三个译本,分别是张谷若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版;王实味译,岳麓书社1994年版;王守仁译,南京译林出版社1997年版。

1.对话能达到塑造人物形象的艺术效果

在绝大多数小说中,对话(直接引语)是最常用的一种形式。“它(直接引语:笔者注)的直接性与生动性,对通过人物的特定话语塑造人物性格起着很重要的作用”(申丹,1998:323)。亚里士多德说过:不同阶级的人,不同气质的人,都会有他们自己的不同的表达方式。个性化对话描写不仅能表现人物的性格特征、社会地位及文化修养,做到“言如其人”,而且能揭示其心理状态,更有助于人物形象的塑造和人物灵魂的挖掘。
例1:“Tis worse than the poorest do.And I shouldn’t he cared about the man,though some may say he’s good-looking.”
(1)“这还赶不上那些顶穷的人家哪。再说,那个男的,虽然有人说他长得不错,俺可觉得不怎么样。”
(2)“这样结婚真比最穷的人还要鄙陋。而且,我也不会喜欢那样一个男人,虽然有些人许会说他是很好看的。”
(3)“这连最最穷的人家都不如。至于那个男人,虽然有人说他长得帅,我可不太喜欢。”
这里的那个“男人”指韦狄,这段话是苏珊·南色说的,爱敦荒原上一个没有文化的胖农妇,她外表粗俗,更心直口快。她对朵荪嫁给韦狄觉得愤愤不平,这是在大伙闲聊时她对这件事发的一通牢骚。以上三个译本均忠实地译出了原文的所指作用,至于对人物形象“神”的传递,译文1(张谷若译)要稍胜一筹。“赶不上”,“顶穷”,“长得不错”,“俺”及“不怎么样”这些方言味很浓的口语生动地刻画出一个没有文化,心直口快,甚至有几分粗鄙的当地农妇形象。“俺”是汉语里的一个方言词,张老用这样一个方言词“圈定”了苏珊的身份,精妙传达了原作中的这一人物形象。在小说中,这些人物的对话中出现了很多拼写不规范的威塞克斯方言,张老用山东方言对译,创造性地解决了作者风格和译者风格的冲突,达到了二者的和谐统一。

2.对话能达到描写客观环境的艺术效果

在小说创作中,作者往往采用不同的方式交代事件发生的历史背景和客观环境。对话描写的运用,不仅能丰富表达的手段,而且能通过当事人之口使作品更引人入胜。
例2:“Tis very lonesome for ’ee in the heth tonight,mis’ess”,said Christian,coming from the seclusion he had hitherto maintained.“Mind you don’t get lost.Egdon Heth is a bad place to get lost in,and the winds do huffle queerer tonight than ever I heard’em afore.Them that know Egdon best he been pixy-led here at times.”
(1)“今儿晚上,你一个人在荒原上走,不觉得孤单吗,太太?”克锐从他一向躲藏的地方跑出来说。“你可要小心,千万可别迷了路。在爱敦荒原这个地方上,一迷起路来,可真不得了;加上今儿晚上这个风,刮得又真邪行,俺从来没听见刮过这样的风。就是那些跟荒原顶熟的人,有的时候,也会遇到鬼打墙。”
(2)“你今夜在这荒野中是太孤单了,太太”,克利斯钦一直是隐匿者,到这时才说话。“当心你别迷了路呀。要在爱格敦荒原上迷了路是很糟的,而今夜的风声比我前让所听的叫得更奇怪。对于爱格敦很熟悉的人有时还在这儿被小妖迷住了呢。”
(3)“今天晚上你一个人到荒原上来,太孤单了,太太”,克里斯琴说道,一边从他躲着的地方走出来。“你可得当心,不要迷了路。在埃格敦荒原上迷路就糟了。今晚风声刮得真怪,我从来没听见过这么怪的风声。就是对荒原了如指掌的人,在这儿也常常会碰上鬼,给勾引走了。”
这段话出自克锐之口,描写了夜晚的爱敦荒原的“邪乎”。通过一个在荒原上生活了多年的人的口道出了荒原的阴郁,冷酷,气候的反复无常,为小说的故事背景营造出了些许悲怆的氛围,使作品更生动逼真。三个译本都体现出了荒原的这种“邪乎”,但译本1的语言更活灵活现,口语化的表述也更符合人物的身份。

3.对话能达到推动情节发展的艺术效果

小说中的对话绝不是对小说篇章的一种点缀,它必须有助于故事情节的发展。对话不仅能使小说的故事情节衔接得更紧密,而且能使故事情节描绘得更生动。例3:“Young Clym Yeobright,as they call him,is coming home ne论文导读:物语言特点相对“稳定”的前提下,语言应尽量符合汉语表达习惯。当然,不同的人在说话时句式或句子的长短方面会有一些差别,这也可能是作者“有意安排”成为该人物的一个特点。这种情况下,译者就应顺应作者的这种意图,尽量保留话语表达的某种特点。

3.从修辞角度对话翻译中修辞艺术效果的传达是难点。在绝大多数情况下,

xt week to spend Christmas with his mother.He is a fine fellow by this time,it seems.I suppose you remember him?”...
“In that rookery of pomp and vanity,Paris,I believe.”
(1)“他们都管他叫克林·姚伯的一个青年,要在下礼拜来家和他母亲过圣诞节。现在他好像是一个漂亮的青年了。我想你还记得他吧?”……
“我想是在那销金窟、虚荣市、熙攘纷扰的巴黎吧。”
(2)“少年克林姆·岳伯莱,如他们对他的称呼,下礼拜要回家来同他母亲过圣诞节了。他现在像该是个漂亮小伙子呀。我想你许还记得他吧?”……
“在一个奢侈和虚荣的垃圾坑,巴黎,大概是。”
(3)“大家都称他为克林·约布赖特的一个青年,下星期要回家跟他母亲一起过圣诞节。好像现在他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了。我想你还记得他吧?”……
“我想,是在那浮华虚荣的熙攘之地,巴黎。”
引文是游苔莎的外祖父与她的一段对话。老舰长得知克林要从巴黎回来过圣诞节,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外孙女。言谈中他对克林充满了赞誉之词,而对奢华生活充满向往的犹苔沙听说英俊的克林在巴黎生活,便对克林充满了好奇。这段漫不经心的对话为后文犹苔沙有意接触克林埋下了伏笔。吸引犹苔沙的不仅是克林英俊的外表,还有大都市巴黎。在这段对话里,作者着笔墨渲染了这两点,译文应精心翻译这两点。比较而言,译文1译得更精彩,尤其是用“销金窟、虚荣市”译“rookery of pomp and vanity”,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极好地传达了原文的神韵。而译文2中“垃圾场”是贬义,用在此处明显不恰当。译文3又略显简略,匆匆一笔带过,没有把作者的意图充分传达出来。

如何在译文中再现对话的艺术效果呢?下面分层次探讨小说对话的翻译。

1.从词汇角度

小说对话的用词是经过作者精心设计的,身份、性格等不同的人物说话中使用的词汇有显著差别。另外,不同的作者在使用词汇的种类、语体色彩及频率上都存在差异。词汇使用的差异成为塑造小说人物形象的手段之一,也是体现作者创作风格的重要载体。因此,对对话中词汇的翻译也要考虑到作者用词的特点,在追求正确传达词汇的所指作用的同时,也要兼顾词汇所体现的人物性格特征及作者的写作风格。
在小说《还乡》中,以阚特大爷、费韦、克锐等为代表的爱敦荒原上的土著人,他们没有受过多少教育,哈代用威塞克斯方言表现这些人的言语风格和身份。在他们的谈话中出现了很多书写“不规范”的方言,张谷若先生创造性地用山东方言对译威塞克斯方言,使得原作中这些“地域性”特征很明显的人物形象在译作中也很好地展现,对于原作读者和译作读者来说,他们获得了相近的阅读体验。

2.从句法角度

在这里句法层面主要包括句式的使用及句子的复杂程度等。对话的艺术效果的传达主要是在这个层面,应在对话翻译中予以重点关注。由于英语是重形合的语言,使用倒装、被动等句式的情况也比汉语常见。在翻译中,在保证人物语言特点相对“稳定”的前提下,语言应尽量符合汉语表达习惯。当然,不同的人在说话时句式或句子的长短方面会有一些差别,这也可能是作者“有意安排”成为该人物的一个特点。这种情况下,译者就应顺应作者的这种意图,尽量保留话语表达的某种特点。

3.从修辞角度

对话翻译中修辞艺术效果的传达是难点。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效果是可以复制或近似复制的。例3中,张谷若先生把“rookery of pomp and vanity”译成“销金窟、虚荣市”等。对于那些很难传达的修辞手法,译者可采用一些变通的手法,尽量近似地传达原文的修辞或联系效果,切不可对原文对话中的修辞手法“熟视无睹”,这样译出来的译文即使译出了原文内容,在形式和风格乃至艺术价值上也与原文相距从文学文体学角度谈小说对话的翻译由优秀论文网站www.7ctime.com提供,助您写好论文.甚远。
参考文献:
[1]Leech,G.N.& Short,M.H.Style in Fiction:A Linguistic Introduction to English Fictional Prose[M].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2001.
[2]Shen Dan.Literary Stylistics and Fictional Translation[M].Beijing:Peking University Press,1995.
[3]哈代.王守仁译.还乡[M].南京:译林出版社,1997.
[4]哈代.王实味译.还乡[M].长沙:岳麓书社出版,1994.
[5]哈代.张谷若译.还乡[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
[6]申丹.叙述学与小说文体学研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
[7]许钧.文学翻译批评研究[M].南京:译林出版社,1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