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
职称论文发表
论文 论文发表
7彩论文网专业提供论文与 表服务其次提供论文范文免费阅读
经济论文| 管理论文| 法学论文| 教学论文| 教育论文| 新闻传播| 财政税收| 财务管理| 市场营销| 物流论文| 教师论文| 保险论文| 心理学| 图书馆>
会计论文| 医学论文| 文学论文| 英语论文| 医院管理| 护理论文| 政治论文| 哲学论文| 医药论文| 计算机| 社会学| 艺术| 科学| 工程| 文化| MBA
关于试析论阿拉提·阿斯木文学创作与维吾尔叙事传统的精神关联网站位置: >> 汉语言文学 >> 社会语言论文 >> 浏览文章
试析论阿拉提·阿斯木文学创作与维吾尔叙事传统的精神关联

论文导读:”的表述,就不光是展示一个一个男男女女的情史情事,不只是西域河边捆绑起道德、 、责任、灵魂的肆意放纵。更重要的,它将我们带到了权力的世界。权力既满足 ,同时又在滋生新的 。在《时间》里,艾莎麻利丢掉自己的嘴脸到重新寻回嘴脸的过程,恰恰就是从蝴蝶翻飞的时代返回自身的时代,而这一审视过程又何曾一时一刻脱离

论阿拉提·阿斯木文学创作与维吾尔叙事传统的精神关联2013年,阿拉提·阿斯木(以下简称阿拉提)的长篇小说《时间悄悄的嘴脸》(以下简称《时间》)发表在《当代》第3期,这对新疆文坛,尤其运用汉语写作的少数民族作家来说,是一件大事。它标志着一种极具地域特色、民族特色,同时又不失创新的文字表达得到了承认。
  统览阿拉提的作品,浓厚的劝世意味、忏悔精神、对根的追溯和关于人生的深思是无处不在的。其精神浓度与诗性语言的融合,将一条连接11世纪《福乐智慧》充满音乐性、意味隽永的语体风格和阿拉提诗性叙述的历史长河呈现在读者面前。“公正”“幸运”“智慧”“知足”等在《福乐智慧》中反复讨论的主题,在他这里同样倍受重视。从互文的作用看,这使阿拉提的创作带有“福乐智慧”的隐喻性质。进而言之,阿拉提的作品同样是立足于现实语境对“福与乐”的思索。这时,对阿拉提多年来的创作进行总结和审视,就显得重要而且必要。本文正是基于这样的考量,希望能从文本细读当中,发现并剖析属于阿拉提的文本世界。
  从蝴蝶时代到反思时间的嘴脸
  写作《福乐智慧》的时代,适逢喀喇汗王朝东西分裂、纲政不举、民风败坏,穆斯林学者玉素甫·哈斯·哈吉甫欲通过箴言谏语“把人们引向幸福”。而翻开阿拉提的作品,几乎都是关于人性和对人性的解剖。其人性的展露,多通过形 望在时间中的肆意舞蹈,进而结构成富有意味的“蝴蝶时代”。“蝴蝶时代”,出自阿拉提同名小说,这里的“蝴蝶”,指向依靠美色在男人群落中飞来飞去并获得利益的女性。而“蝴蝶时代”则是男女共在的,充满各种各样的 ,展示出凶恶、贪婪、狡诈、多情而又不失真实的人性底板,是身体与权力媾和后形成的脆弱的巨大网络,折射出时代的许多共性。与《福乐智慧》相比,一个旨在庙堂重建,一个却在拯救民众精神。
  要了解阿拉提笔下的“蝴蝶时代”和人性世界,还得从他珍爱的意象——时间开始。“时间”这个抽象的词汇,被作者赋予了丰富的内涵。它可以随着物理时间的流动打上物质的烙印,同时又时刻牵连着心理时间和精神世界。后者是通过人物的反思和丑陋的社会性的汇聚内爆获得,因此极富主观性。如短篇小说《时间》集中展示了“时间”的这几个层次。一开始,作者就将时代感托出,“那是人们挣大钱的时代,时间在这个时代给了民众一次机会”。随文本推进,“时间”被加上了各种各样的描述,“当丑陋的时间渐渐消失,她看到了希望”,此处时间被描述为“丑陋”,而从前后文看,是与主人公这段时间生活的难易程度相关,心理因素也就越发突出。“不要脸的时间流逝着,哥哥和姐姐们不高兴了,严肃地向弟弟提出了这个理由”。显然,所以时间在不同状况下被用以不同色彩的词汇来描述,与人物心态是有因果关系的。看似客观的时间也就变成了“心理时间”和心理状态。
  “神的时间”,是对前面几种不同层次时间的一种补充。在短篇小说《好姑娘》中,隐形作者借叙事人之口深情诉说,“要热爱神赐你的时间,当你真正地懂得了你的财富只能是时间的时候,你的歌声就属于天下的一切角落了”,这样的表述教喻意味甚是浓厚,与世俗人心似乎还隔了一层。《蝴蝶时代》中主人公“海沙 ”的一段心理独白倒很现实,“现在,她发现最好的东西不是金山银山,也不是新疆首富的目标,而是最最珍贵的时间。她从来没有把时间当过一回事,也没有深思过时间。”“海沙 ”凭借一段段情史,准确地说,是“性史”和“性公关史”,认识到时间可贵,其动因并非年久色衰,而是非常具有时代性和社会性隐喻的“艾滋病”。把对“时间”的价值考量放在这么一个依靠“ ”和美色行走江湖的女人身上,尤其用“艾滋病”来逼迫她去深思,就等于在“海沙 ”的世界自身挖出一个巨大的漏洞,一种强烈的“自作孽”意味在存活的反讽中跳将出来。这种情况下,主人公“海沙 ”的心灵世界是最耐人寻味的。
  从物理时间,物质时间,到从心理和情绪来揣度、描述时间,“时间”确实随着不同介质发生着变化。这些不同均与“蝴蝶时代”分不开。在阿拉提的逻辑中,委实是物质决定着精神,但他更看重的,是在这个决定过程中,伴随着怎样的 满足以及物质与权力如何帮助 不断填充自己的深沟险壑。由此看阿拉提关于“蝴蝶时代”的表述,就不光是展示一个一个男男女女的情史情事,不只是西域河边捆绑起道德、 、责任、灵魂的肆意放纵。更重要的,它将我们带到了权力的世界。权力既满足 ,同时又在滋生新的 。在《时间》里,艾莎麻利丢掉自己的嘴脸到重新寻回嘴脸的过程,恰恰就是从蝴蝶翻飞的时代返回自身的时代,而这一审视过程又何曾一时一刻脱离了金钱和权力。作者并不隐藏自身的评价功能,甚至就是要在不断的评价中使叙述散化,而使穿越 和权力直至找到一种解决方式成为文本的精神重心。作者成为指引 之徒走出欲壑的领路人。
  在描述和反思“蝴蝶时代”的过程中,不能不提作者对不同女性尤其是母亲与女人的二元划分。阿拉提说,“我写女性,其实是想发现我灵魂里的丑陋”,女人在被叙述的命运中,常常成为隐喻的本体。很显然,女人身上负载的“性”意味在男人眼中是无处不在的,如“手抓肉,像美女的舌头,在客人们的嘴里舞蹈”,这里的女人是被观看的对象,充满 意味。母亲则不同,她不仅无私光照着孩子们回家的路,还是这个蝴蝶时代最后的守护者。从阿拉提的文字中,读者可以明确感知,如此叙述母亲的功能,其本身也表达着一种强烈的地域意识和对故乡的深沉的爱。在艾莎麻利心中,“生命是非常神奇的游戏,回到母亲身边以后,我们才能认清自己的嘴脸”。此时,“娘”成了“故乡”的换喻,回向母亲,即是寻根,必将春暖花开。
  两相对比,我们仿佛看到《圣经》背景下希伯来一基督教文化传统的复现。同样的两级,同样的美化和丑化,不是 就是圣母,不下地狱就上天堂。只是在阿拉提这儿,被文字的放大镜将灵魂暴露于外的不止女人,更多的是“站着尿尿的”男性群体。当女性被分化为女人和母亲的时候,实为对男性精神生态的一种暴露,也是一种提醒。只是,读者却难免会生出疑问:作者将如此多的笔墨花在描写男人放纵,女人放荡,难道仅凭“母亲”之光就能涤荡身体、 和权力之间蛛网般的关联?在心生怀疑的时候,我们却不能忽视作者从《蝴蝶时代》到《时间》所做出的努力。 全文地址:http://www.7ctime.com/shyylw/lw43946.html
论文写作技巧论文写作技巧

关于试析论阿拉提·阿斯木文学创作与维吾尔叙事传统的精神关联论文范文由7彩论文网整理编辑提供免费阅读硕士毕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