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
职称论文发表
论文 论文发表
7彩论文网专业提供论文与 表服务其次提供论文范文免费阅读
经济论文| 管理论文| 法学论文| 教学论文| 教育论文| 新闻传播| 财政税收| 财务管理| 市场营销| 物流论文| 教师论文| 保险论文| 心理学| 图书馆>
会计论文| 医学论文| 文学论文| 英语论文| 医院管理| 护理论文| 政治论文| 哲学论文| 医药论文| 计算机| 社会学| 艺术| 科学| 工程| 文化| MBA
关于试述论《白鹿原》影视叙事的文化作用网站位置: >> 文化论文 >> 旅游文化论文 >> 浏览文章
试述论《白鹿原》影视叙事的文化作用

论文导读:内心的精神满足,往往具有极大的隐蔽性。对于权力的 、牺牲以及反抗,在电影《白鹿原》中似乎从未停止。  (一)白嘉轩:隐性权欲者  传统社会的权力是以家族血缘关系为维系和掌控纽带的,因而具有更强的封闭性和承袭性。在白鹿原上,“族长”是最高权力的象征,具有极高的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威性。因此,白嘉轩在众多人物当中

论《白鹿原》影视叙事的文化意义[摘 要] 作为隐藏在人类潜意识中的一种强大力量, 往往暴露出人性的弱点。在影片《白鹿原》中,众多人物自身膨胀的 充分暴露出人性的弱点。影片《白鹿原》从三个方面集中体现了其影视叙事的文化作用,即以“物欲”为主题的文化作用,集中体现为对土地和金钱的欲求;以“权欲”为主题的文化作用,集中体现为隐性权欲者、权欲牺牲品和权欲反抗者;以“ ”为主题的文化作用,集中体现为由 促成的爱情、夹杂着温情的 和由 滑向 。
  [关键词] 《白鹿原》;影视叙事;文化作用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2年度陕西省教育厅科研计划项目资助成果(项目编号:12JK0387);2013年度西安市社科规划基金课题成果(项目编号:13L85);2011年度西安科技大学博士科研启动项目成果(项目编号:2011QDJ029)。
   是一种隐藏在人类潜意识中的强大力量,它常常暴露出人性的弱点和危机。因此,对于 的表现程度,就成为衡量文学或电影挖掘人性深度的一个重要标准。影片《白鹿原》以“ ”为主题,向人性的纵深处开掘,通过影视叙事展现了丰富的文化作用。
  一、以“物欲”为主题的文化作用
  物欲是隐藏在人性中的一大本能 ,通常被理解为是对物质畸形而无限制的欲求。在影片《白鹿原》中,物欲集中体现为对土地和金钱的欲求。
  (一)土地:物欲的深层表征
  在影片《白鹿原》中,土地是被反复强调的一个物质符号。土地是一种能够生长出庄稼、能够产出“物”的资本,因此是物欲的一个深层表征。影片中反复出 麦地的镜头,一方面,暗示了人们对于“吃”这一正常物质的合理性诉求;另一方面,促使“物”的作用获得了足够的增殖空间,使影片中“物欲”的语义殖得到了强化。此外,对于这些以土地为生的麦客们世俗的日常生活,诸如割麦、吃饭、睡觉、吼秦腔等关涉到物质的元素,影片对之进行了着重而重复叙事的处理,使得物欲得以突现出来。
  (二)金钱:物欲的间接表征
  金钱与物欲之间也存在着必定的联系,因为金钱能够换取物质,进而实现对物质的欲求。可以说,金钱是物欲的间接表征。最初与黑娃的牵扯,使得田小娥远离了富足的物质生活。黑娃出事之后,田小娥面对着存活危机和困境,甚至正常的物质需求都无法得到满足。影片中的田小娥从鹿子霖、白孝文那儿获得了不少金钱,其数量似乎仅仅能够满足其最基本的生活需求,但这并不能够否认其对物欲的放弃,尤其是白孝文拿着卖房产所获得的最后一点儿钱带着田小娥去城里吃、喝、玩、乐的一番表现足以证明这一点。影片用铺陈的叙事手法表现了二人奢侈的物质享乐过程,显然,导演对其追求世俗物质享乐的行为是报以道德批判意味的。当然,“人对物的毫不抵触的拥抱事实上是人的一种自我放弃”[1]。白孝文和田小娥的这种对物质狂热的世俗享乐是其自身物欲膨胀的最后挣扎,但与此同时,也是他们的一种自我放弃,是走向生命尽头的回光返照,很快二人就因饥饿而濒临死亡。而当白孝文不知廉耻地拥挤在乞讨人群中甚至处在苦于无碗盛热粥的窘境中,影片对其物欲的道德批判在物质匮乏所导致的存活危机面前消失殆尽,这是因为,正是出于物质匮乏的目前状况,才对物质充满了无穷的占有 。
  二、以“权欲”为主题的文化作用
  权欲,通常意味着在外界社会层面上,通过实现对他人的制约和支配,以期获得声望、名声等内心的精神满足,往往具有极大的隐蔽性。对于权力的 、牺牲以及反抗,在电影《白鹿原》中似乎从未停止。
  (一)白嘉轩:隐性权欲者
  传统社会的权力是以家族血缘关系为维系和掌控纽带的,因而具有更强的封闭性和承袭性。在白鹿原上,“族长”是最高权力的象征,具有极高的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威性。因此,白嘉轩在众多人物当中的权欲可谓首屈一指,然而,其权欲具有极大的隐蔽性,即在实施和贯彻“乡约族规”的掩盖下得以实现。白嘉轩以其“族长”的身份、以乡约族规的名义实施了许多措施,其中不乏一些仁义之举,如兴办学堂,支持黑娃上学,大灾时施舍义粥;此外,也包括一些饱含封建宗法色彩的举措,如拒绝黑娃和田小娥入祠堂拜祖宗,惩罚黑娃和田小娥,惩罚白孝文和田小娥。“对权力的病态追求所包含的支配他人倾向,并不一定公开地表现为一种针对他人的敌意。”[2]表面上看,这些行为是作为族长的白嘉轩依照乡约族规承担起的族长责任,看似是一件件大快人心、顺应民意的事情,然而,从本质上说,这也是白嘉轩权欲倾向的显露,是支配他人、满足自我权欲的结果。
  (二)白孝文:权欲牺牲品
  作为未来接替老族长白嘉轩的继承人,白孝文的整个成长过程都严格遵循未来族长的标准,如果不出意外,他将是白鹿原上的“第二个”白嘉轩。一方面,其父的权欲在其身上得到了延续和强化;另一方面,以族长标准接受培养的过程也是一个自身权欲无限膨胀的过程。随着白嘉轩的逐渐老去,白孝文渐渐承担起了许多族长的职责,忠实地执行乡约族规,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然而,“人们自以为在做什么,而实际上却只是在为另一种东西服务的工具”[3]。白孝文在看似实现其自我价值的过程中,实际上却成为实现自身权欲和维护封建秩序的工具,是彻头彻尾的权欲牺牲品。从这个层面上讲,白孝文既是自身权欲的牺牲品,也是“族长”这一权力符号的牺牲品。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小说中已有两个孩子的白孝文,电影却安排了他膝下无子,“性无能”情节的处理充分揭示了白孝文在长期外力强迫性的理性塑造之下被抽空了其正常而丰富的人性诉求,在社会性得到充分发展之后却丧失了作为人更为基础和本能的自然性。因此,影片对于白孝文在长期的精神压抑之下导致的心理以及由此引发的生理理由的处理,深化了白孝文这一人物的悲剧色彩,强化了权欲对于人性的异化和迫害。
  (三)田小娥、黑娃:权欲反抗者
  作为“族长”强大权欲的反抗者,田小娥始终是被排斥在由权力所设置的秩序之外。后来,不管是为了救黑娃委身于鹿子霖,还是为了报复白嘉轩诱惑白孝文,抑或是处于对白孝文的同情而以弱者柔弱的方式报复鹿子霖(向鹿子霖脸上撒尿),始终是作为“物”被排斥在男权社会的权力之外,甚至是在权欲的支配下成为男权社会中任人宰割的羔羊。当然,田小娥并非一 全文地址:http://www.7ctime.com/lywhlw/lw23398.html
论文写作技巧论文写作技巧

关于试述论《白鹿原》影视叙事的文化作用论文范文由7彩论文网整理编辑提供免费阅读硕士毕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