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
职称论文发表
论文 论文发表
7彩论文网专业提供论文与 表服务其次提供论文范文免费阅读
经济论文| 管理论文| 法学论文| 教学论文| 教育论文| 新闻传播| 财政税收| 财务管理| 市场营销| 物流论文| 教师论文| 保险论文| 心理学| 图书馆>
会计论文| 医学论文| 文学论文| 英语论文| 医院管理| 护理论文| 政治论文| 哲学论文| 医药论文| 计算机| 社会学| 艺术| 科学| 工程| 文化| MBA
关于关于刘震云小说《一句顶一万句》“说话”的政治性网站位置: >> 政治论文 >> 国际关系论文 >> 浏览文章
关于刘震云小说《一句顶一万句》“说话”的政治性

论文导读:

刘震云小说《一句顶一万句》“说话”的政治性探究【摘 要】说话是小说《一句顶一万句》的核心主题,主人公在一出一进的百年延宕里只为寻找“一句话”。但这些“话”的意味在小说的人物中是千差万别的,体现了中国底层群体“说话”的历史和隐喻其间的人生追求,社会 ,个人价值等,“说”成了他们的日常生活,说出的话是如何形成政治作用,而从根本上讲,“说话”恰恰揭秘了现代人内心所隐藏的关于孤独的秘密,奔走百年最终只为寻找一个“说得的人”。
  【关键词】《一句顶一万句》;日常生活;说话;政治性
  在古希腊城邦制度建立之初,人们便指出:在人类共同体的所有必要活动中,只有两种活动被看成是政治性,就是行动和语言,人们是在行动和言语中度过的一生的。就像荷马笔下的阿基里斯,是“一个干了一番伟业,说了一些伟辞”的人。在城邦之外的奴隶和野蛮人,并非被剥夺了说话能力,而是被剥夺了一种生活方式。因此,城邦公民最关心的就是相互交谈。现代之后,交谈意味着亲近、认同、承认、交流,在这个作用上,说话就成了日常生活的政治。在小说《一句顶一万句》中,说话是其核心内容,主人公在一出一进的百年延宕里只为寻找“一句话”。百年是一个时间概念,大多是国家或是家族叙事的历史依托,但在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里,百年是一个关于人的心路历程的历史延宕,是现代人心灵深刘震云小说《一句顶一万句》“说话”的政治性由专注毕业论文与职称论文的http://www.7ctime.com提供,转载请保留 .处关于孤独、隐痛、不安、无处诉说的秘密,是人与人说话的体认。“说话”是日常生活的政治,这里的政治就是寻求消解孤独,寻求人生自由的道路。
  一、“绕”的哲学
  在中国的官场上,说话“绕”是一大特色,所谓“绕”就像“暗语”,明明说的是这个,偏偏要用另外毫不相干的东西指代,为的就是不让人抓到把柄,被人拉下马。你若不懂其中的门道,官场上的话语是无法理解的。在《一句顶一万》中,小说人物之间的对话也皆是一个“绕”字,许多事情的源头经过几个弯都可找到缘由,“一件事儿,绕了几道弯,就成了另外一件事儿。”结果往往都是有理的成没理的,没理的倒占住了个大理。许多生活的无奈和悲剧就源于“绕”,就像小说中老裴和老蔡闹别扭,老裴扇了老蔡一巴掌,老蔡就请来爱讲理的娘家哥,娘家哥放下饼不说,“一竿子支出去几十年,先从老裴的爹娘说起”,到以前和老蔡发生过的千百次口角,“千百件的针头线脑,越扯越长”,最后老裴只能人自认没理,让老蔡还了一巴掌,事情才算作罢。夜里老裴躺在床上,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由一张饼到“骚逼”,又到内蒙古河他爹他娘,几个本来不相干的事,怎么就扯到一起去了,于是他拿起砍刀,决定要去杀了娘家哥。人要一赌上气,就忘记了事情的初衷,只想着气着别人,忘记也耽误了自己。“那谁干那啥不是因为A事儿,而是因为B事儿,也不是因为B事儿,而是因为C事儿,其实也不仅仅因为C事儿,还因为D事儿”这样的句式无数次的出现在小说中,甚至贯穿整个故事:杨百顺不喜欢做豆腐。不喜欢做豆腐不是跟豆腐有仇,而是跟做豆腐的老杨合不来。和老杨合不来不是因为老杨用皮带抽过他,因为一只羊,害得他睡在打谷场上,记恨老杨;而是像赶大车的老马一样,从心底看不上老杨。再或者,“但等孩子买下之后,老曹才知道,老婆要这个孩子,既不是为了孩子,也不是为了老曹两口,也不是为了造七级浮屠,而是为了跟二叔致气”,而“曹满囤不是说曹满仓家不能买孩子,也不是因为曹满仓家买了孩子,不会再过继他的大儿子,无法承受曹满仓的家业,而是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曹满囤商量。商量不商量也不重要,能看出曹满仓两口子买这孩子,是故意跟他致气。如此缠绕不休,迎头便将自己那血肉之躯绞进俗世的轮回里,血肉模糊。
  贩毛驴的老裴一时忘情,说了实话,被老婆拿住了短处,一辈子窝窝囊囊不得安生。杨百顺到贺家庄老贺家杀猪,他一时意气用事,告诉了老贺自己的师娘如何面上带笑,内心歹毒,没想到老贺告诉了老孔,而杨百顺的师娘,正关于刘震云小说《一句顶一万句》“说话”的政治性是老孔的妹子,师娘就把话告诉了师傅。“话过了好几道嘴,话已经转了。杨百顺本来说的是师娘的不是,没说师傅什么,但话到师傅耳朵里,杨百顺全是在埋怨师傅”,杨百顺也因此失掉了好不容易找到的营生,重新流浪。“猜不透的是人心”,甚至不单单是人。吃过亏的杨百顺在染布坊里谨言慎行。当他看到掌柜新养的猴子银锁时,就像看到当初的自己,感到十分亲切温暖,便把真心赋予银锁,满怀同情地解开猴子身上的铁链子,没想到银锁马上变脸,原形毕露,拖着铁链子跑掉了。人不可“说”,连猴子也不能“说”。一切都“不可道,不可道,非常不可道”。中国人是生活在极度复杂的人际网中步履小心的孤独的虫子,交织错综的人际关系牢牢禁锢着我们的心灵,一件事中总是牵连着无数事情,一个人总是牵连着无数的人,因此我们活着总是那么疲惫、不安,才想着去远方寻找那个自己“说得着”的人。
  二、“说得着”与“说不着”
  我们的一生是追逐的一生,一直在寻求自己的有缘人,所谓的好朋友,就是指和自己“说得着”的人。媒体给《一句顶一万句》这本书的评价是“一句胜过千年”,不错,知心人的一句话,足以慰藉一颗失落千年的孤独的心灵,洞穿灵魂深处。在中国的文化里,语言是一个人的气脉里最厚重的东西,我们祖祖辈辈的中国人一代又一代被语言削薄了身体,变成一双孤独的双眼,尽其一生都在寻找另一对能在四目双对的刹那爆发人间温暖的眼眸。
  小说的主人公杨百顺为了能找到这个“说的着”的人,不惜抛弃亲族血缘,抛弃成长的故乡,奔走千里,吃尽人世间的苦头。他卖过豆腐,杀过猪,染过布,破过竹子,也在县政府种过菜,“嫁”过人。有多少次机会,他遇到佛家所说的百年才能修得的“同船渡”的人,可是他们并没有“说得着”,或者最终也成了“说不着”。在皓月当空的夜晚,偶尔飘来几声乌鸦凄惨的叫声,杨百顺躺在货栈的草料上,回想着自己一生的幸福时刻:在人家丧事听罗长礼喊丧,在社戏里扮阎王的时候,和继女巧玲在一起的时候,用竹子编牧师老詹设计的教堂的时候。然而这些幸福时刻都是转瞬即逝,如今唯一和自己说得着的继女巧玲也走丢了,难道遇到一个说得着的人真的那么难吗?语言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杨百顺和 全文地址:http://www.7ctime.com/gjgxlw/lw2954.html
论文写作技巧论文写作技巧

关于关于刘震云小说《一句顶一万句》“说话”的政治性论文范文由7彩论文网整理编辑提供免费阅读硕士毕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