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
职称论文发表
论文 论文发表
7彩论文网专业提供论文与 表服务其次提供论文范文免费阅读
经济论文| 管理论文| 法学论文| 教学论文| 教育论文| 新闻传播| 财政税收| 财务管理| 市场营销| 物流论文| 教师论文| 保险论文| 心理学| 图书馆>
会计论文| 医学论文| 文学论文| 英语论文| 医院管理| 护理论文| 政治论文| 哲学论文| 医药论文| 计算机| 社会学| 艺术| 科学| 工程| 文化| MBA
关于试议廖建华湘剧艺术人生回忆录(四)网站位置: >> 艺术论文 >> 编导论文 >> 浏览文章
试议廖建华湘剧艺术人生回忆录(四)

论文导读:

廖建华湘剧艺术人生回忆录(四)江西的往事
  湘剧艺人许多名角如:周埾熙、何华魁、崔凤棠、刘兰芬、刘可福、常凤玉、邓凤礼、王凤昌、易凤章等,都是出自江西,所以湘剧艺人中有句名言“要得饱、江西跑”。湘剧在江西很受欢迎。
  江西的戏难演,各地都有“音乐社”,主要是玩湘剧的票友,他们都会很多戏,你不会的他会。行话中有“江西票友狠又恶,到岸不是《天门阵》就点《龙凤阁》。”(《龙凤阁》即徐杨三奏、探陵观兵、二进宫、抱龙传国、马芳围城、京剧叫大、保、探、没有马芳围城)《天门阵》主要难在穆桂英打围、因要踩跷跳四十八个片马。(片马是行话,踢四十八跳腿)“龙凤阁”中杨波演完抱太子传国之后要代马芳,后面杨波由大靠出演。
  江西有位暨八先生,真实名字叫什么,前辈们也不清楚,都称暨八先生。“凤鸣科班”就是他创办的、凤字辈如:崔凤棠、王凤礼、李凤池等都出自这个科班。曾听老先生说:暨八先生艺术造诣很深,除了执教科班学生还培养了社会上一批爱好湘剧票友,这与湘剧在该地域流传甚广不无关系。
  “暨氏宗词”我曾有幸演过戏,虽然十一二岁的我,许多戏拢不了边,有的根本未见过,按行话说,“暨氏宗词”专点十年九不收的戏,例如第一天首演不是《十三福》或《普天同庆》而是《十福天官》。它是低昆结合亮道艺,亮各行演员功底,剧没有《十三福》、《普天同庆》热闹,但会的班社不多。另外像《甘露寺》必需要演到《破石追舟》。点戏时往往点一正四杂,所谓一正如:《甘露寺》算一正,《催贡斩广》、《描画杀舟》、《宋世杰》、《杀蔡鸣凤》作为四杂,就是一个上午的戏码。一正一个上午就差不多了,四杂怎么也演不完。后来只能谈条件,上午日当顶,下午包蜡烛。(蜡烛是指天黑)因此就出现了戏班内司鼓先生掌握交待演员码前与码后之说。(码前叫演员加快唱,码后慢慢唱,司鼓的慢慢打,等天黑邀锣结束。)我曾演出《斩李广》法场五折,太阳还有丈多高,如果再演一出又太长了,吃晚饭的时间也没有了。这时司鼓的邓凤礼与拉琴的温洪先生叫我码后,乐队拖一点,但台词中核心是“四十八个再不能”乐队先生说:“再不能”多加几十个,伢子,都归你包了。我真还没有见过这种场合,口里唱眼望天,太阳作对总不下山,最后只得唱完四十八另加春夏秋冬、梅兰竹菊、有的重复、观众看演员唱时,要拿香一根根数,共有四十八根香,观众便叫好,没有则罚戏。最有意思我竟唱了一百零八个“再不能”。观众不仅叫好还放鞭炮,说我不错,是个好梨园子弟。天晓得后面尽是水词唱完了,天也快黑了,还不是自欺欺人吗?
  所谓“十年九不收”指的是多年不演或没有人会演的戏,如:生行的《沙桥饯别》、《十不贪》、《班超从戌》、《别母乱箭》等。《别母乱箭》系昆腔。解放前我只见朱仲儒先生演出一次,解放后衡阳湘剧团罗全城先生演出过,唱与身段并重,后来湘剧只保留了《接杜观兵》、《白氏哭城》两折,统称为《宁武关》。
  在江西吉安一个农村,演庙会戏曾点过全部《南遊记》,我头次才听说的,究竟《南遊记》是什么?演老旦的罗同仙先生是这样讲述的;《南遊记》即《目莲传》又名《传罗卜传》。其中包括《思礼》、《双下山》、《老汉背妻》、《目莲救母》、《刘氏四娘射叉》、《遊地府》、《王婆骂鸡》;有许多失传了。我只见罗先生演过《遊地府》、《目莲救母》、《王婆骂鸡》(高腔)《刘氏四娘射叉》。其他的未见,在湖南不仅未见过也未听先生说过。《南遊记》是否是《目莲传》,我是搞不清的,毕竟当时我只有十来岁,后来又没有求教老艺人与戏曲研究的专家们,我只作个记述,其真伪还得请戏曲研究专家学者给予指教与帮助。
  我是一九四零年随父母应何华魁先生之邀到江西去的,也是从艺以来第一次跑码头。应邀同去的还有张洪泰、张艳美父女,和萧艳娥等。像我初出茅芦之晚辈,所学的戏都要上摺子。(摺子是折叠的收账用的那种代壳套的)刚一年多也有二三十出戏了。首次登台是萍乡昭陵戏院,与萧艳娥演《马嵬驿》,我个子小没有私人行头,还是穿了她私人的女披。按摺子上的戏,日夜两场十天左右就把它演完了。
  当时我连《打鼓骂曹》、《清河桥》这样唱工的“打门锤”戏都没有学。所会的戏又是无头无尾的坤角戏,但是分账,我是头批爪,这就引起同事讲闲话。他们讽刺说:“接了这么一个无头无尾四只脚的角色,打不得鼓,骂不得曹,唱不得清河桥,还拿头批薪水?”这些话非常尖刻,我哭了,深感戏饭难吃,怎么办?只有一条刻苦学。戏无头尾的抓紧补,如《纪信替主》就把前面的“馆驿”与后面的“跳锅”补上来,父亲规定每月至少要学六至七个戏。
  这时学戏要特别感谢欧寿廷、罗福银、金福卿三位前辈,欧寿廷先生把《打鼓骂曹》鼓点子“凤吹荷叶”用工尺谱教我唸打,给我一对鼓槌子(行话叫千子)只要有空就教,膝盖上练,肿痛了就用一个枕头垫着练,功夫不负苦心人,半月下来包括唱腔排练终于拿下来,与观众见面受到欢迎。罗福银、金福卿二位女唱工都是江西把水口(头牌)角色。我先后与她俩共过事,都很提携我,例如:罗福银先生在《四郎探母》全部演出中就只演《别宫》、《过关》两折,《坐宫》、《见母》、《斩婿》重头戏让我演。金福卿先生也是一样,如《纪信替主》,她只演刘邦,把纪信让给我演。像这样的例子是举不胜举的。
  艺无止境“唐三千、宋八百、还有封神、三国与列国”,怎么也学不完的。在江西竹坪(农村小镇)演《封神》。我是一个角色也拢不得边,每天要演二块牌,头块牌是《天将定台》,我就只好扮龙套,这引起议论,有的说:“头批薪水跑龙套,真是饭桶子在炼硝,还是去数箱钉子好。”(定台的龙套要走阵,形容你练硝,数箱钉子是指戏箱上有几十颗大钉子,意思是你什么角色都不会唱,吃空饭,数箱钉子去吧)。这种挖苦是历害的。后来演至万载也点了《封神》。我已学了一抢(一抢行话,就是全部)广成子,那真是日夜不停的学,这就避开了同事讽刺话语。
  一九四二年在江西搭“清庆班”演戏时遇上雇冲林家,杨桥黄家两大姓抢“戏班”,都要争着先演,落戏的管班(管班是联络演出地点负责人,他是按百分之五抽取酬金的)急坏了。两大姓要发生械斗,男人们锄头、扁担、三眼铳、妇女们用背篓装上鹅卵石,准备上阵,双方对峙,只等各方族长发令就打起来,各方均 全文地址:http://www.7ctime.com/bdlw/lw48057.html
论文写作技巧论文写作技巧

关于试议廖建华湘剧艺术人生回忆录(四)论文范文由7彩论文网整理编辑提供免费阅读硕士毕业论文